川云子

因开学缘故,延迟几天更新,大家不好意思!下一章我已经在写啦!

【维勇】轻伤慢养 01(丧尸Paro)

*末日丧尸Paro

*勇利高阶人形丧尸设定


胜生勇利,刚刚度过自己的十八岁生日。


他方才从冰场上训练完,走在这条熟悉的小路上,花坛前的那颗树还是老样子,叶片因无人打理而积满了灰尘,朦朦胧胧的视线让他疲劳的打了个哈欠。他手中提着最常去的那家小餐馆打包带回的盒饭,仔细闻起来似乎都可以闻到里面飘散出来的炸猪排的香气,还曾有人吐槽过勇利家里都全都是炸猪排的味道,勇利则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是因为家里做这个也特别好吃,自己很喜欢。另一只手提溜着训练袋,这里面装的东西可算他最宝贵的心爱之物。就这样一步步,有些疲乏的朝栖身的小公寓走去。


刚到家的勇利就迫不及待的放下手中的物件,直奔自己的小床上大大伸了个懒腰,顺便还情不自禁地扑腾了几下,幸好住的是单人公寓,不至于被谁看到这幅出糗的模样。


“果然还是家里的床最舒服啊!”


话音刚落便差点摔到地上砸了自己的盖饭,几番折腾下原本收拾平整的床单也忍不住拧着眉头瞧他。勇利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打开食物的盖子,满足的坐在电脑前边吃边刷着常去的热门论坛。


密密麻麻的文字摆在眼前,毫无目标性的鼠标指针随心一扫而过。可就在不经意间划过的地方,勇利忽然注意到了一条帖子,大抵是因为热度过高,帖子的标题也被加深成了红色,格外引人注目。他眯起眼睛仔细看过去,他困惑的一个字一个字念下标题后止不住好奇的心理点了进去。


《明天早上不要出门,否则会死的哦。》


在骇人听闻的标题下讨论声也不绝于耳,看起来大家只把话题当做惊悚类的无聊玩笑。连极少数当了真的质问也被飞快淹没在急速刷新的评论中,唯有帖主的发言高高置顶,看起来像是高岭之花神圣不可侵犯,又宛如不可逆转的神谕。


“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活够了没,反正我是没有。所以要是想争取将自己的命延长点,那明天早上可千万不要没睡醒就迷迷瞪瞪出了门啊。否则不知道你会被咬哪里呢。^ ^”


发言者话里话外全然是调笑意味,那种仿佛连他自己都全然不在意的模样让勇利抿着嘴唇笑了一下。鼠标的轴轮轻轻滚动,一些被赞同多次的发言映入眼底。


多数不明所以的人感到莫名其妙:“什么咬哪里啊…我可没听说过明天城里会有大规模流浪狗搬家啊?天气还没有转凉到那种地步吧。”


一部分抖机灵的年轻人已然听出帖主的弦外之音:“哎呀,是丧尸啦!丧尸!生化危机听说过没?哗的一下子,你就感染死翘翘啦。”


经过这些人的提示,评论区最终齐齐汇聚成了一派轻松祥和的气氛:“啊,真的吗,好害怕啊哈哈,楼主快去医院看看脑子啦。”


读到这里勇利也不免在脑子回放了一下看过的电影中丧尸围城的惊悚片段,禁不住咬着牙打了一哆嗦。


果然还是不可能的吧?他心有戚戚地想道。


这帖子的回复很多,评论的氛围大体上也就是表示不相信,说楼主在开滑稽的玩笑。但是楼主面对成堆的质疑倒也在不厌其烦的挨个解答。


“科技太先进也不好啊,实验室已经发生情况了,可怜的科学家们都在忙着四处逃散了。”他煞有其事地这么说着,头头是道的内容以及言之凿凿的态度仿佛确实在讲述一个真实的故事,搞得最后也有些人心惶惶。但鉴于没能有什么地方能跟目前的现状吻合上,暂且也就没引起什么骚乱。由于疲惫,勇利草草的看到一半就关了。睡前和好友用短信简单交流了下日常后,困意就开始往上涌,不知道为什么,在模糊的意识中,他脑子里一直回放着那个帖子中楼主最后说的一句话。


 ——我没有开玩笑,世界末日要来了。


“管他什么世界末日呢,先让我睡好今天的觉……”

 

一觉醒来又是同往常一样,一成不变的每一天。


如果要说今天与往常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更衰了些。胜生勇利向自己的手心吹了吹哈气满脸郁闷的抱怨着为什么气温会突然变低,没有系围巾的圆润的脸颊与耳朵被冻的通红,由此他已经决定到家一定要洗个舒服的热水澡。


周围的树枝被大风吹的快要折断,耳边只有呜呜的风声安静的可怕,一草一木的动静都被无限放大。勇利有点心慌,他突然想起昨天浏览到的帖子,那句“世界末日要来了。”一直环绕在自己昨夜的睡眠中,一觉醒来了无痕迹,只留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勇利几乎都忘了那帖子的内容,却又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其实按照常理来讲他不应该对一个玩笑放在心上,就和平时一样早起跑步去冰场训练,身边的人们也都在晨练与吃早饭,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可他就突然偏偏在意起了那上面的话语。


不管如何,他先是绕着往日的晨跑路线完成了给自己规定的任务,路上人很少,彼此之间打招呼的声音也弱了许多,想是因为天气太冷,大家也都有些无精打采。感受到肚子有些饿了,勇利找到了离训练场不远的面馆,想在其中稍作休息。进门的时候与一位脸色发青的上班族擦身而过。对方颓废的样子使自己都不免同情起来发出一声叹息,脑子里不由想到了最近新闻里说的什么经济不景气。


看来每个人都生活都不是轻松的啊。勇利正有些感叹,刚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不远处的位置上坐着吃面的男人突然毫无征兆的倒在了地上。


在极其短暂的沉寂之后周围有了些许慌乱的骚动,就连位置稍远的勇利都不知所措的坐在原地怔忪了许久,接着便拍了拍口袋准备拿出手机站起身拨打急救电话。店里似乎没有懂医的客人,将晕倒的患者翻过身来以维持正常平稳的呼吸后便齐齐站到一旁观察病人的情况。


“啊是的,有位已经晕倒的病人,需要派救护车过来。这里的地址是……”胜生勇利专注于耳旁电话的接通,只在拨通前抽空看了眼地上男人青紫到不自然的脸色。等到再转眼想要观察情况,还没说完眼前的景象就彻底让他把话全都憋了回去。


他在这之前可能永远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今天这种遭遇。

那个倒在地上的男人忽然不知道被从哪里冒出的力气,满脸狰狞的以一种怪异的姿势——近乎兽类般爬了起来,嘴里发出难听的吼叫声,皮肤在这短短几秒出现了大大小小开始腐烂的伤口,店里的人都被顿时都被吓得发出刺耳的尖叫冲出店门四处逃散。原本昨晚便没睡好导致思考能力也不大清醒的勇利足足在原地愣了几秒也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情况,直到那人向他张牙舞爪的冲过来狠狠的咬了一口在勇利的肩膀上。


“啊!这是什……”


疼痛让他忍不住惊骇的叫出了声,膝盖条件反射般屈起撞在对方的肚子上。好歹也算是运动选手,力道足以使那东西退开几步,这才让他看清了咬人家伙的本质。


怪物浑身是属于勇利自己新鲜的血迹,在那略显凌乱的衣料与皮肉上能让人清晰的闻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是那种他在曾经养死的金鱼的水缸里面闻到过的更加恶心的刺鼻气味。这东西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似乎只是一具可以行动的尸体。怪物的嘴里发出沙哑难听的吼叫声,勇利几乎被他身上的恶臭熏晕过去。一切都发生得那么突然,他完全没能明白是什么情况,唯有肩膀传到大脑中的剧痛提醒他本能要立马逃离开。


明明是清晨的阳光却意外的令勇利感到刺眼,他恨不得立马进入黑夜将自己包裹在黑暗里远离这天大的笑话,身后的怪物对自己穷追不舍,显然自己已经成为他眼里可口的食物,一路上勇利也没有时间去管其他人面对怪物的反应或遭遇,不断被拉近的距离与周遭的尖叫声刺激着他的神经。


“这算什么?在突如其来的食人族片场里客死他乡吗,并且还是开场被炮灰的小配角?”或许是精神上冲击感及肩膀的痛楚让他无法彻底的去思考现状,勇利居然在这样紧迫的环境下还能欲哭无泪的调侃自己。


由于是花滑运动员常年锻炼的缘故,他的体力还可以应付这惨烈的追逐战,但是也不能这么没完没了下去,他迟早会被抓到的。灵光一闪,不知道从哪里忽然冒出的勇气,勇利一个转身弯腰躲过怪物扑过来的恶爪,竭尽全力来了一腿利索的横踢将怪物撂翻在地后,马上慌张的逃开。他已经顾不上周围发生了什么,大脑已经停止了思考。


用最快速度跌跌撞撞跑回家锁上大门,那些惨叫与令人恐惧的咆哮一下子被拉远了。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仓促回忆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干净清秀的面容出现被感染后的焦虑与痛苦,空白的大脑中唯一浮现出的答案就是,他刚刚可能遇到的是丧尸,并且还被咬了。


有的时候,情况越是危机,出现的反应越会与之相反的淡然,至少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他突然冷静了下来。在短暂绝望后,他给自己唯一的选择就是锁好了所有的门窗与可供进出的通风口,以保证失去理智后丧尸化的自己没法再出去祸害别人。至于有人主动破门破窗而入,那之后的事情他不会知道,更无法控制了。


勇利一边做着这些准备,一边神思就有些恍惚。不是没有后悔当时要是清醒一些,反应过来事态后马上离开,说不定就不会被感染。如果能够顺利平安回到公寓,如今的情况又会大不一样。不过他很快便宽慰自己,世界上哪里有什么后悔的机会,又不是可供存档的游戏。


在屋里转了几圈确认无误后,一直被刻意忽视的肩膀上的疼痛又隐隐加剧了许些。他撕开残破的衣服角,血窟窿似的伤口上从最外层隐约开始发黑结痂,青黑色的脉络从伤口处逐渐蔓延开来,像蜘蛛张开狰狞的腿。勇利默默注视了一会,又别开了视线。


要问他现在怕不怕死亡,那理所当然,是怕了。

但是害怕也无济于事,左右不过是听天由命。


勇利的妈妈从小就感叹,我们家孩子不知像了谁,做什么事都有种听之任之的态度,凡事虽然也会去争,却从不强求。这样柔顺过头的性格一直伴随着他,小时候的分数排名也好,国中时期喜欢过的女孩子也好,如今要直面死亡,也是亦然。


打开冰箱,第二层放着前天从超市带回来的芦荟酸奶,他坐下来喝了一口,不知是不是过了期,舌间感觉到的流质淡而无味,甚至带着干涩感。勇利有些扫兴的放下手中的酸奶,正打算透过密不透风的窗帘看看外面如今的现状,起身的那瞬间便感觉到天旋地转,仿佛整个人身体都不再是由自己掌控般倒了下去。


他强作精神缓了几口气,勉力匍匐在地上爬了些距离,依着墙坐了下来。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身体正朝着不正常的高热发展,脑子里原本还能考虑清楚的事情也渐渐变得画面模糊,糊糊迷迷之间胜生勇利忍不住想到,原来电影里所说的异变是这样的感觉,恐怕人的一生也只会体会这么一回了。


他还想了许多。想到了父母,青梅竹马,班级上的同学,滑冰场的同期训练生;想到了家门口的那棵树,摆在厨房水槽里还没洗的碗,以及心爱的猪排饭。


最后他想起了那篇预言一般的帖子,它提醒过自己现在正发生着的灾难,但当时却没有当回事。而明明没有当回事,他却为此寝食难安,甚至失去了平时的判断力,导致在灾难来临的那一刻胜生勇利被第一个炮灰出场。


这是多么可笑的因果循环。


他多想再爬起来,坐到电脑前打开那篇帖子,翻到最后看看如果被丧尸咬后还能不能采取什么挽救措施,但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反正都已经落到这种境地,闭上眼就不归他管了。就算下场再凄惨,模样再恶心可憎,只要不让他自己知道,好像也没那么难接受,也没什么不可以。 


他一向看得很开。


只是看得开是一回事,当他神智清醒的再睁开眼时,在迷茫之前不由地也不可避免的感受到了劫后余生的欣喜。

似乎没过多久,又似乎已经隔世为人。他扒开原先伤处的碎布条,令人惊讶的是当初被丧尸咬伤的伤口莫名自动愈合,唯有一些黑色的血迹还残留在肌肤上,提醒道这并非梦境。勇利自己却也没有一点像他在电影中所看到的那样,没有产生丝毫失去理智的变异现象。但当他正打算张口说些什么表达不知所措的心情,便发觉自己变得无法说话。这与哑巴没什么两样,可能还要高级点,如果努力颤动声带的话还可以发出像丧尸一样难听的嚎叫声。


短时间内发生了这么多超乎常识的事情实在令他难以接受,正趴在桌子上的他突然被窗外的爆炸声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捂住耳朵迅速蹲下,稍稍等了一分钟发觉没有其他动静后,才小心翼翼蹲着踱步到窗边拉开窗帘,缓缓探出头观察起窗外的情况。


距离他在早上遭遇意外后,勇利已经将近一上午没有去理会过外面的世界了,此时此刻眼中所映照的景象似乎已经成为了人间地狱。刚刚爆炸的来源应该是距离他家不远处的超市,现在那个地方正燃起漫天大火,向四周散发着浓浓黑烟弄得天也被熏得昏暗,但是勇利的注意力并没有被这大火所吸引,他难以置信的望着道路上占据的浑身是血的丧尸,嘴里发出像自己一样难听的嚎叫声,以一种不成人样的行走姿势四处挪动。


明明身处现实,却经历着在他认知里最荒唐的事。嘴唇无意识的张开发出无声的惊叹,勇利似乎透过玻璃看到了自己目光的颤抖。真是活着还不如死了啊。他耳边传来这么一句感叹,他记得原先自己还在对这句话感到无法理解,认为再艰难的生活也总有美好的东西存在,也总会熬出头的,就算只有半条命也要比死了什么都没有来的要好。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精华所在。


勇利突然觉得有些茫然,他无法像电影中的那些英雄去拿着枪射杀丧尸去拯救世界,甚至有人要是能来帮助他,他都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门窗都已经锁好了,他出不去,丧尸也进不来,对下一步没有任何计划,就目前来讲他此时此刻活得还算安逸,安逸到稍微感觉到肚子有点饿了。勇利对自己身体的这一反应有些想笑,面对于高举死亡二字的末日的来临,他所能做的,也仅仅是打开冰箱拿出一个还算新鲜的苹果,洗干净用刀削好皮吃进嘴里,补充体力罢了。


拿着水果刀对着苹果的勇利又不自觉的开始走神。他仿若感受玻璃窗外遥远的惨叫与丧尸的嚎叫离自己慢慢的在缩短着距离,明明同样是被丧尸咬伤感染,为什么呼吸还会存在,还会在这里以一个人类的姿态削着苹果准备填饱肚子呢?勇利对自己愈发的感到好奇了,他做了很多假设,天马行空的想法在他的脑子里乱撞。比如,可能自己是个超人类,在小时候就被训练着抵抗毒素以至于将来可以拯救地球?再或者,自己生来就不是一般人?总不能刚刚碰见的是个假丧尸吧。勇利赶紧对自己的愚蠢使劲摇了摇头。


他生来就是个普通人,通过十八年的不懈努力,到现在也只是在普通后加了花滑选手几个字罢了。他会为午饭吃什么而烦恼,会因思考如何向喜欢的女孩子告白而失眠,会对自己的失败感到沮丧。他从来没有什么超乎一般人的地方,所以就在被丧尸咬的时候他都有后悔,为什么自己当初不能再努力一点,可以早点拿个奖项回去,以至于自己短暂的人生可以没有那么平凡。可是在这最应该平凡的时刻,上帝跟他开了个玩笑,跟他讲,你还不能死,你要再活得久一点。


在苹果上机械般转动的手指突然传来一丝冰凉,将勇利从思绪中狠狠拽了回来。尖锐的水果刀不小心把手指割破了,这本是件很不值一提的小事。勇利皱起眉头难以置信的抬起自己的被割伤的手指举在眼前仔细观察。


有些苍白的皮肤上出现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连血液也没有出现。甚至,他刚刚连应有的疼痛都没感觉到。他轻轻地倒抽了口凉气。指腹切开的地方像是雪白的豆腐块咧开嘴朝他露出干涩的笑容,与遥远处怪物般的嘶吼声相交呼应,隐约间,似乎有人在哀哀哭泣。


TBC.

评论(13)
热度(118)

© 川云子 | Powered by LOFTER